嘉实基金胡永青:未来降准和降息都不会缺席

猫猫股票配资网 > 股票配资 > 发布时间:2018-11-26 16:43

近期,一系列重要的经济、金融指标远不及市场预期,叠加贸易摩擦、地产调控等内外因素影响,市场预计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嘉实基金固定收益部全回报策略组长胡永青认为,中国正在进入大存量经济时代,各个部门加杠杆的空间都相对有限;而过去两年供给侧改革大幅提升中上游行业利润,也对今年的制造业利润起到支撑作用,但未来随着这些因素的减弱,制造业投资也面临更大的压力。预计未来仍将有 “减税降费”的相关措施出台,短期来看有望在经济下行周期稳定预期、对冲投资的过快下滑,中长期来看也有利于制造业转型升级。

对于未来央行货币政策方向的判断,胡永青表示:“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市场未来降准和降息或都不会缺席,短期内降准的概率或更大。”

第一、现在大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在14%左右,小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在12%左右,未来或许还有2-3个百分点的空间。

第二、降准是有实实在在的资金投放需求的。现在外汇占款流出的压力在加大,过去这是外部流动性最主要的来源,在外部流动性出现缺位又要保持整个国内流动性的平衡的时候,央行必须做出主动的对冲。所以降准是对冲外汇占款流出又不过度刺激的重要货币政策工具。

第三、稳定预期,保持流动性合理宽裕的需要。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的宽松,这样市场主体不至于在经济增长减速和外部环境不利的阶段出现踩踏的事件,酿成局部的或者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嘉宾介绍】

胡永青 嘉实基金固定收益部全回报策略组长、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基金经理

上海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拥有超过14年的固定收益投资经验,目前担任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执行总监、基金经理、债券投委会委员、全回报策略组组长。主动管理规模超过200亿,包括中长期纯债基金、混合二级债券基金、灵活配置型基金等。

曾先后任职于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组合经理,信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助理、基金经理。拥有保险投资出身的投资背景,专注和擅长于大类资产配置。

嘉实基金胡永青:未来降准和降息都不会缺席

 

【精彩对话】

问:就目前的经济环境,您认为有没有降息的可能或者降准有多大的空间?

答:今年年初货币政策就开始做调整。去年9月央行对MPA考核达标的银行定向降准,今年开始实施,这是常规性的调整;但是今年1月又在此基础上为应对春节流动性需求实施临时性降准;而在春节过后,市场流动性依然相对宽裕,整个债市就开始上涨。4月份那次降准,正式确定了货币政策宽松的信号和流动性的拐点,此后在7月份和10月份央行又分别两次降准,货币政策的宽松应该是比较确定的方向。未来用什么方式来实现宽松,我个人认为降准和降息都不会缺席,如果美联储今年不给出信号显示加息空间减小或者不再加息的话,短期内中国降息的概率应该也不大,但是降准的概率还很大。

一来,中国降准的空间还是有的,因为现在大行在14%左右的存款准备金率,小行在12%左右的存款准备金率,从明年全年的维度看,未来两到三个点的空间还是能够看到。

第二、降准也是因为有实实在在的资金投放需求。现在外汇占款流出的压力在加大,过去这是外部流动性最主要的来源,在外部流动性出现缺位又要保持整个国内流动性的平衡的时候,央行必须做出主动的对冲。所以降准是对冲外汇占款流出又不过度刺激的重要货币政策工具。

第三、稳定预期、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需要。央行要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的宽松,给市场吃一颗定心丸,这样的话市场主体不至于在经济增长减速和外部环境不利的阶段出现踩踏的事件,酿成局部的或者系统性的金融风险。降息受到汇率的制约,短期内概率不大,但是中期如果明年看到房地产投资增速进一步下滑,降息可能是不得不采用的方式。因为存贷款利率还是一个锚,它对于我们银行的贷款、存款和理财产品还是具有很强的参考意义。降息会对经济产生比较全局性的影响。

问:政策如何传导到经济,另外政策还有哪些力点?

答:在现在政策没有进一步加码之前,宽信用的难度相对还是比较大。现在中国各个部门主体加杠杆的空间都不大。中央政府现在看整体杠杆率不高,有一定空间,但是考虑到对地方政府救助、以及对隐性债务的缓解,实际上是没有太大的增长空间。

从非金融企业角度来讲,目前它的债务占GDP接近160%,是全世界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所以我们一直说企业要去杠杆,主要是考虑这个风险。

第三是居民端,现在居民所有债务占GDP的比例是50%左右,比例不是太高,因为横向跟其他国家比较来讲,发达国家可能在60%、70%的平均水平,高的有90%多。但是我们国家居民部门杠杆率上升的速度是存在一定隐患的。因为中国这轮居民加杠杆是从2015年之后开始的,整体杠杆率从35%一下子上升到50%左右,而且居民加的杠杆几乎全部用在房子上。这个时候对于短期杠杆加上去的居民来讲,没有新的空间进一步加杠杆。如果后期经济下滑,可支配收入增长预期往下走,这个时候居民更加不敢主动增加杠杆。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尽管说货币政策相对比较宽松,但是大家不敢去贷款加杠杆,比如对于民企,它现在能够做的就是确保自身现金流不出现断裂、不出现债务风险,但是短期能够缓解经营情况不会轻易再去加杠杆,不会去购买设备、厂房、土地,再扩大生产等。从更长期的维度看,经过了过去改革开放40年快速发展,未来一段期间内经济的增量空间不会太大。我自己觉得从2011年、2012年之后,中国就应该进入大存量经济时代。中国过去的问题为什么好解决?因为我们采用了增量化解存量问题的方式,增量大家都好办,因为有新的蛋糕大家可以分,但是存量的话蛋糕就那么大、大家只能分蛋糕,甚至有的时候还面临蛋糕缩水的压力。所以现在化解问题的方向还是要让利,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预计未来仍将有相关“减税降费”的措施出台

但是我们还是要观察政策落地之后老百姓到手的可利用的资金有没有增加,企业盈利有没有确确实实改善。只有从中期维度看到这种改善、企业看到业务可持续,才有可能稳住投资,稳住一段时间以后,企业才有可能重新再扩大投资。当然,政府现在也面临着财政收入下降的压力,也要看政府拿出多大的勇气来面对这样的问题。

问:近期货币基金收益不太理想,您是怎么看待货币基金未来的收益情况?

答:货币基金,我们有货币的团队,他们来回答可能更加权威一些。

 

我个人来看,在经济增长减速的过程中,货币政策要保持宽松,那不管是主动的宽松还是被动的宽松,整个流动性都会更长时间淤积在金融体系里,这决定了货币基金未来的收益趋势。当然央行确实仍有把控力,考虑到汇率等因素,也不希望利率下降得太快。

对我们来说,依旧需要坚持精耕细作,因为货币基金或者短债基金都是精细活,这个时候自上而下个券的选择以及杠杆阶段性的调整,可能对提高收益有更大的帮助。

在债券基金方面,后期我们会借助更多的信评力量,在信用债方面去做差异化的选择,选择性价比比较高的品种适当参与、提升收益,但是基本的底线依然是不发生信用风险,这是我们不会去触碰的红线。

(结束)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