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重罚“上市公司造假”“割韭菜”议案被采纳

猫猫配资 > 股票新闻 > 发布时间:2019-03-12

这两天,股市火了,科创板要来了。如何让中国的证券市场更有活力更健康,怎样才能保护中小股民不再被一茬一茬“割韭菜”,也是全国人大代表放心不下的大事。

  全国人大代表朱建弟提出议案,修改《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监管机构罚款金额最高60万的处罚规定,上调罚款金额,同时追加造假上市高管的刑事责任。

  樊云代表更是当面向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直接喊话,对“割韭菜”的上市高管,不仅要罚得“倾家荡产”,还要加重刑期!虽然易会满当场没有直接回应,但当天晚上证监会工作人员主动联系樊芸,希望她能提供审议发言书面文本,并表示证监会会认真研究她的意见建议。

  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正式采纳朱建弟代表议案,这也意味着重罚“财务造假”“割韭菜”将纳入全国人大立法工作。

卡尔·马克思说:“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如果有300%以上的利润,却只要轻轻地打个板子,资本会怎样?现实远比理论精彩。

  一

  这两天,作为非典型演艺界人士,“小燕子”赵薇又火了一把,登上了热搜榜。这全靠全国人大代表,人称“犀利姐”的樊芸。

  原来,3月7日,在上海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樊芸当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面说,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元,解决不了问题,像赵薇割韭菜,不止一项罪名,加起来才罚70万元。她为此建议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要管管”。

  3月9日深夜,人民日报官微发表评论称,“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当着证监会主席的面,人大代表道出了股民的心声,说到了规范市场的点子上。

  赵薇到底什么情况?《中国经济周刊》曾多次报道(点击阅读《赵薇翻盘无望?》),现在来个剧情回放之《小燕子传奇之空手套白狼》:

  2016年,赵薇掌控的龙薇传媒号称出资30亿元收购万家文化(现“祥源文化”,证券代码600576),但赵薇从自己口袋只拿出6000万元,其余30亿元全是借来的。

  随后,证监会调查显示,龙薇传媒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以及重大遗漏等违规违法行为。

  一句话:谎话连篇。

  根据现行规定,证监会给出了顶格处罚:对万家文化、龙薇传媒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孔德永、黄有龙、赵薇、赵政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注意,这已经是顶格处罚。

  即便如此,赵薇夫妇对“轻如鸿毛”的处罚并不服气,在收到处罚决定后立刻提出了申诉。

  二

  赵薇不是第一个受到证监会顶格处罚的资本市场玩家,也不是第一个不服再战的大佬。

  说起来,赵薇不服,也着实有她的道理。毕竟,与其享受同等待遇的人,比她可舒服多了。再说,那些人是犯了事,而她还可以说是犯事未遂。

  比如,金亚科技实控人周旭辉。如今被强制退市的金亚科技,当年靠着财务造假上了市,市值一度高达150亿元。

  证监会查实,金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47.49%、68.97%;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利润,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96%、109.33%。

  不光是IPO阶段,金亚科技将造假进行到底。金亚科技在2014年年报中,虚增利润总额8049.55万元、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虚列预付工程款3.1亿元。

  “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彻头彻尾造假上市,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罚?

  《证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明确,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尚未发行证券的,处以30万元以上60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发行证券的,处以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以上5%以下的罚款。

  证监会的决定是,对金亚科技处以60万元的罚款,实控人周旭辉处以90万元的罚款,其余相关人处以10万到30万不等的罚款。同时对周旭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看了这样的处罚,是不是理解了赵薇的委屈?

  靠着造假上市,实控人周旭辉套现获利多少呢?一算这种账就生气,就头疼,只看着周旭辉的姐夫2013年一次减持就套现8774.5万元,就知道周旭辉从资本市场捞走了多少钱。

  三

  与金亚科技“难兄难弟”的欣泰电气也因造假上市被强制退市,但是,面对确凿的证据,欣泰电气表示不服,向法院起诉证监会。一审败诉后,还提出上诉。

  作为创业板退市第一股,欣泰电气也能拉出垫底的小伙伴,比如万福生科。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13年,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永福全面造假万福生科(现名佳沃股份,300268),五年半虚增收入9.05亿元,最终的处罚却只是罚款30万元。

  万福生科不仅没退市,还在湖南当地资本大玩家湘晖系的运作中,成功找到联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团接盘。不到4年,湘晖系靠一个壳赚了9亿元。至于龚永福,套现拿到的钱是他以前靠卖大米也许十辈子都挣不来的利润。

  看看万福生科,欣泰电气心底在说,“俺要的就是一个公平。”

  这几个都是典型案例,再来看一个不那么突出,但颇为常见的例子。

  2017年初,来自湖南郴州的“高斯+贝尔”组合“高斯贝尔(证券代码:002848.SZ)”上市,其自我介绍是这样子滴:掌握数字电视领域内的20多项核心技术,“从设备、系统到终端的核心技术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此外,高斯贝尔还涉及5G、智慧教育、家居智能等多个热门概念,常常能在这些概念火爆时收获一波上涨。

  上市前,高斯贝尔业绩那自然是按IPO标准所要求的那样连年增长,可上市就变脸,2017年利润大幅下降,2018年就成功“扭盈为亏”。

  上市变脸,是A股公司长演不衰的经典曲目,高斯贝尔登台唱一次也不算啥,至今也没受到什么处罚。

  2018年2月,湖南证监局核查发现,高斯贝尔其准备动用募集资金收购的公司存在业绩大幅造假,靠虚增的业绩抬升估值,溢价率高达480.53%。不仅如此,高斯贝尔在这笔交易中还玩起了关联交易,涉嫌利益输送。其中更多的细节,可以读一读《证监会立案调查高斯贝尔公司自称有“退市风险”》

  一年过去了,高斯贝尔并没有受到伤筋动骨的处罚。比起“小燕子”,比起万福生科和欣泰电气,高斯贝尔大概相当于“路人甲”、“宋兵乙”,不值一提。

  四

  唉,身为小散,做了多年的韭菜,说多了都是泪。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1957年,四川省成都市天回山东汉崖墓出土一件击鼓说唱陶俑。一个人一台戏,随便在街边一站,左手抱一小鼓,右手握一小槌,张嘴一说就开演,成本低到不能再低。因此,曲艺形式中,说唱成为最简单也是流传最悠久的形式,至今不曾衰歇,只因大家都爱听故事。

  A股市场上,无论是手握数十亿元的机构,还是拿着几千块钱开户的小散,都一样地爱听故事。上个统计软件,就吹为大数据;空闲厂房没啥用出租当个包租婆,就能变身“创业孵化器”;开发一套可带在手上的血压计,就美其名曰“可穿戴设备”,诸如此类,花样繁多,数十年来,总能在一波波概念中收获市场的追捧。

  钱这么好赚,不赚的都是笨蛋。各路资本玩家深谙此道,从中牟利,早已轻车熟路。

  A股隐形文化如此,硬性制度不够硬则是摆在面上的原因。近年来,证监会坚持“监管姓监”,狠抓监管,屡屡开出顶格罚单。然而,受制于现行法律法规本身,证监会只能徒呼奈何,比如前文所说的顶格罚款60万元。

  即便入刑,也不怕。以欺诈发行为例,按现行《刑法》第一百六十条条规定,最高刑期仅为5年,最高罚金为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的5%。多个案例表明,判刑之后,再来个缓刑,老板们照样可以香车宝马夜夜笙歌。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原因则是,被围猎的监管权力。有“发审皇帝”之称的证监会原副主席落马后,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的消息显示:姚刚“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滥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金融圈子小,同学、师生、同事、亲友等裙带关系交织,监管者与被监管对象之间亲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团伙。资本市场利益巨大,当权和钱勾结在一起时,哪怕问题再严重,那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作为金融重要组成部分的资本市场,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如果任由当前“任性违法轻轻处罚”的局面继续,资本市场怎能健康发展,又怎能参与国际竞争?

  一切都到了必须快速且彻底改变的时候。

  1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强调,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过低问题。

  3月9日,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乌日图说,正在加快推动《证券法》修改。

  而据报道,樊芸建议易会满“管管赵薇们”当晚,证监会的工作人员通过上海代表团联系到了樊芸,获得她发言的书面文本,并表示将会对这些建议认真研究。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评论